文章中心首页-丽江政务

市情介绍

领导班子

政府机构

地方法规

丽江公文

统计公报

政务动态

市民论坛

信息公告
中国丽江  政务首页

发展规划

公众监督

政府采购

招标投标

招商引资

地方经济

重大活动

便民服务

市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丽江网>>丽江政务>>市民论坛>>正文内容
天道酬勤
 
 来源: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3日  点击数:
 

天道酬勤 
  ———和力民的治学历程及其《纳西学论集》   
                                                
 ●张北星(丽江日报记者)



  “金沙江岩画”“东巴教”“东巴文化”以及“东巴文化传承”等一系列研究文章,组成了《纳西学论集》。虽然这些不能囊括纳西学的全部内容,也不是和力民对纳西学研究的所有成果,但《纳西学论集》是和力民集28年研究纳西文化的主要成果。
  俗话说,多一分耕耘,就多一分收获。这叫天道酬勤。和力民近30年的研究成果极其丰富,有理论研究文章,有田野调查报告,有地方志专述,有东巴古籍文献整理。内容涉及东巴文化研究、原始宗教研究、纳西族社会研究、金沙江岩画、天文历法和古代纳西族科技、纳西族民间音乐舞蹈研究等。上天往往偏爱勤奋的人们,多付出的努力一定有更多的回报。和力民完成力作《纳西学论集》,付出的艰辛无疑比常人多得多。
  看看和力民的治学历程,大致走过求学、探索、传承和著述四个时期。
  和力民的求学时期始于怒江。他出生在怒江大峡谷深处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父亲是干部,母亲是随干家属。和力民7岁在贡山入学,11岁时,父母把他送回老家祖父祖母旁,在老家金山乡贵峰三元村河东完小就读。但没多久,“文革”波及丽江,他第一次失学。1969年,他又到贵峰农中就读。但没多久,又第二次失学。1972年,就读于贵峰中学补习班,次年考入丽江县第七中学。两年后毕业回乡当农民。之后在贵峰中学任民办教师。1977年他参加“文革”后的首次高考,次年春进云南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学习。“文革”十年动乱失去的太多,他渴望学习,如同渴望春天的阳光和空气一样,希望能把被耽误的时光弥补回来。
  4年的大学生活,在紧张和快乐中度过。当时他曾想去当一名作家,用自己手中的笔去品味人生,去抒发自己心中的情感。可在大四那一年,一次讲座改变了他的初衷。那次听了云南省历史研究所和志武先生关于纳西族东巴文字的讲座,听到东巴文字在世界文字发展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价值和地位,使和力民产生了一种为民族文化研究而奋斗的责任感。这位纳西后生立志从事纳西族东巴语言文字的研究。1982年春大学毕业,和力民如愿以偿地来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丽江东巴文化研究室工作。1984年9月,单位推荐他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开始了系统的宗教学专业知识学习,对中外哲学和宗教学发展历史及中西方较大的社会科学流派有了基本认识,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理论和方法,为以后进一步深入学习和研究纳西族东巴文化奠定了基础。
  大学毕业后又经过了更高层次的深造,和力民开始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探索时期。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纳西东巴文献经典翻译整理和纳西族语言、文字、社会、历史、宗教、哲学的考察和探索研究中来。他的治学历程进入“探索阶段”。
  这一阶段,他的探索重点首先是“抓文本,着力《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译注工作”。自1982年始,东巴文化研究室就以翻译东巴经典文献为主要工作,1989年至1990年,东巴文化研究所提出翻译出版《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项目,重新分配翻译任务。这是一项难度较大费工费时的工作,但是为了给后人留下一份真实可靠的资料,和力民说服了几位东巴老先生,求得他们的支持,开始这项工作,先后完成东巴仪式经典译注共12卷74本466万字。同时,和力民还利用业余时间,向老东巴学习祈神、攘鬼、丧葬及占卜类的仪式规程和主要经典。这使他后来在翻译和研究上能整体关照和融会贯通。
  其次是“走田野,深入纳西族地区,广泛调查、收集关于纳西族社会历史和民间文化的第一手资料”。曾到宁蒗县、四川省木里县、盐源县、甘洛县、茂县、青海省湟中县、甘肃省敦煌县,对滇川交界纳西族地区的社会历史和宗教文化进行考察,并对川、甘、青历史上与纳西族文化有关的地区作了走访。事后完成《滇川交界纳西族宗教调查》《四川省木里县俄亚大村纳西族祭崩鬼仪式调查》等调查报告。之后,多次到丽江县、维西县等地,对古遗址、摩岩、碑刻、建筑、庙宇、文献、民间文化人进行详细调查,获得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加深了他对纳西族历史文化较全面的认识。
  再次是“重发现,考察金沙江岩画”。1991年7月,和力民在丽江县境金沙江畔发现虎跳峡岩画。1992年9月至10月,他沿江考察,在丽江县境金沙江畔发现12个岩画点。之后到宁蒗县境金沙江畔考察,又发现十几个岩画点。
  发现、考察金沙江岩画,奠定了和力民的学术研究基础,他把学术刊物上发表的《金沙江岩画发现》《金沙江岩画的初步研究》《金沙江流域夯桑柯岩画的考察与研究》等文章收录在《纳西学论集》中,还作为论集的第一部分,可显其基础地位。
  和力民在“走田野”的同时,“破难题,致力丽江勒巴舞的破译工作”。历史上主要保存在玉龙县塔城乡的勒巴舞,内容丰富,风格独特。然其文化源流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1992年12月,和力民开始着手勒巴舞的调查,先后5年,完成《勒巴舞谱释译》《勒巴舞蹉苯唱本释译》《勒巴舞蹉丁唱本释译》,基本上破解了丽江勒巴舞的历史渊源、文化内涵和社会历史价值。
  和力民在探索时期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再学习和上论坛”。面对十分丰富的纳西族社会历史及东巴文化资料时,他才感到自己所学的理论知识的不足。他一方面向前辈学者请教,一方面抓紧社会科学理论方面的钻研学习,阅读有关哲学、宗教学、美学、人类学、历史学以及方法论的著作,加强学术理论的钻研和学术思想升华。他对纳西族东巴经典文献研究和东巴教仪式调查的一些文章就是在这一阶段里完成的。他积极撰写学术论文、参加学术会议、发表学术文章,对纳西族东巴文化中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进行探索性研究。论集中的《论nw在纳西东巴古籍语言中的功用》《论东巴教的性质》《简论原始宗教的社会历史作用和意义》《丽江东巴教现状研究》《论东巴文化在古代纳西族社会历史中的作用》《重组民族文化、振兴民族经济》《纳西族的格巴文》《纳西族古文字研究的成就和任务》《简论东巴文化的特色》等文章,是和力民在这一时期的主要研究成果。
  和力民的“传承时期”是在1996年丽江大地震以后的10年,他自觉地走上了纳西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建设的道路。
  丽江大地震后,纳西族东巴文化传承危机的问题愈加凸显。和力民认为,东巴文化的内容不仅仅是文本形式的东巴经和文物形式的东巴画等东巴实物,更重要的是与之相关联的非文字性的记忆和行为文化。这就是东巴文化的活态性价值。如果没有东巴的保存和传承,即便有多少文本传世,后人都不能真正全面地了解东巴文化。所以,把东巴文化传到活人身上是保持东巴文化活态性的根本。和力民决心从自己做起,从事纳西族东巴文化传承实践,他开始召集学员,利用早晚和假日时间,抄写和整理东巴经书,录制东巴唱腔、打制东巴法器、培训东巴舞蹈,筹建东巴文化传承组织。他先筹建丽江纳西文化研习馆,先是吸收几个学生,在丽江古城里小范围进行骨干培训,请东巴先生作东巴经诵读、东巴舞蹈、东巴仪式的规范传承。之后以丽江金山乡贵峰三元村为传承基地,开办贵峰三元东巴传承班,吸收纳西族青年学生,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东巴文化的传承。把一个个东巴仪式复活后回归给社区,使已经中断了半个世纪的东巴文化在乡村重新复活。他带着丽江纳西文化研习馆的学员,到丽江的漾西、金山、新团、太安、白沙、黄山、大东、塔城等地给纳西族群众做东巴教烧天香、祭天、祭祖、祭风、祭山神、祭三朵神、祭自然神、结婚、求寿、开丧等仪式。还先后承担了地方政府和旅游文化部门邀请的“99国际东巴艺术节”“2000年黄山民俗文化节”“2000年东巴文化旅游节”“中国丽江国际七星越野赛开幕式”等东巴文化展演任务。2004年,和力民又开办“三元妇女东巴文化学习班”,打破了历史上东巴文化传男不传女的传统。2005年5月,组建丽江三元古乐会,实现东巴与古乐联袂传承的理想。
  对东巴文化传承实践,和力民真心实意地走到民众中,引导民众正确认识自己的文化,身体力行地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保护工作。
  自2006年始,和力民逐渐进入了他的著述研究时期。他逐渐把纳西族东巴文化的传承从点的实验转到面的指导和研究上来。参加“丽江市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专题调研小组”,负责东巴文化保护、传承和开发利用的研究。先后完成《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鲁甸乡新主村东巴文化现状调查》《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塔城乡陇巴村东巴文化现状调查》《论丽江纳西族东巴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开发》等系列文章,开始对纳西族重要的历史文化进行较为深入研究。2007年,出版《通俗东巴文》,完成《云南少数民族古籍民间流传情况调查》子项目“丽江纳西族东巴经古籍民间流传情况典型调查”。与日本学者合作完成“四川省俄亚乡纳西族石范铸造技术”项目,独立完成《台湾傅斯年图书馆珍藏东巴经译注八种》,合作完成《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东巴经藏书书目简编》。先后完成《纳西族东巴历书的新发现与初步研究》《丽江洞经音乐的特色和起源》《俄亚村铸犁打铁技术的继承》《丽江木氏历代宗谱碑考证》《永胜县他留文化的初步研究》《黄山完小十年东巴文化传承考察研究》等文章。
  和力民独立承担国内外学术研究项目,对外开展学术交流活动,拓展了研究领域。他承担了欧盟“中国村庄可持续性研究”项目,负责丽江三元村的项目点研究;还先后到瑞士、奥地利、印度等国家,香港、台湾等地区,宁夏、成都、昆明等省市进行学术文化交流。
  和力民在这一时期的研究工作与著述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尤其是纳西学方面的著述颇丰,收入《纳西学论集》中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有四分之一”。
  白庚胜在《纳西学发凡》一文中表述:“纳西学,就是以纳西族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在实践上,它贯穿古今;在空间上,它横跨东西。它既包括对纳西族的本体性研究,也包含这种研究本身。就前者而言,有关纳西族的生存环境、存在历史、生活方式、精神信仰、组织制度、艺术造就、技术成就等都无不纳入其视野之中;就后者而言,有关纳西族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学者与成果、历史与活动、机构与组织都囊括于其内。”和力民的《纳西学论集》, 是他研究成果的一部分,它建立在他所走过的“求学、探索、传承、著述”治学历程之上的。论集所搜集的“金沙江岩画”“东巴教”“东巴文化”以及“东巴文化传承”等方面是著述是纳西学中“实实在在的成果,实实在在的资料,实实在在的工作”。白庚胜先生为《纳西学论集》所作序中说:“学术需要积累,学科也需要积累。”和力民的《纳西学论集》就是一种学术积累,也为纳西学科集累了实实在在的“研究工作”。
  纳西学的发展已走过了100多年的研究历程。如今,纳西学已渐成“显学”,众多纳西学者在对自己的民族文化进行研究梳理,为构建纳西学而不遗余力,和力民就是一位有影响的代表人物,他的《纳西学论集》丰富了纳西学,并推动这一学科向前发展。

打印文章  收藏
 

主办:丽江市人民政府 承办: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建设与维护:丽江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Copyright©2003-2009 by 中 国 丽 江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5003121号
 滇公安备53070204202005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或更高)